310v大赢家比分网
承德銀行
廣告圖1 廣告圖2 廣告圖3 廣告圖4 廣告圖5
  • 1
  • 2
  • 3
  • 4
  • 5
紅色文化 > 正文
不滿15歲入伍的女兵李星
作者: 辛向黨   來源:京津冀文化網   發布時間:2017-7-24 9:31:51

     

         在紀念建軍90周年前夕,采訪了年已85歲的李星女士。

        李星,河北省衡水市冀州區冀州鎮張家莊村人。1932年3月出生在一個普通農民家庭。抗戰勝利后,在學校參加了兒童團。1947年2月,不滿15歲的她入伍參軍,成為原渤海軍區教導旅最早的兩名女兵之一。后跟隨部隊開赴西北戰場,參加了解放新疆,又調北京解放軍后勤學院工作,1954年轉業離開部隊。

毅然入伍
        抗戰勝利后,李星的家鄉成了解放區,她在小學校參加了兒童團,每天唱著“解放區的天是晴朗的天”的歌曲,接受了革命思想的教育。
        李星的叔伯二叔李更生,是1938年參加革命的老八路,在原渤海軍區教導旅供給部任副部長。李更生有一次回家,給自己的侄女李星等孩子們講了許多革命道理,還講了女英雄陳少敏、趙一曼的英雄事跡,在李星等孩子們的心里產生了極大的影響。
        李更生的通訊員叫黃九黎,當時才16歲;李星的一位表姐,本來在小學當教員,后放棄了工作,到駐防在冀縣(今冀州)的晉冀魯豫解放軍軍政大學參加了解放軍。黃九黎和表姐,都身著軍裝,顯得很帥氣漂亮,使李星羨慕極了。
        1947年,李星為了提高自己,計劃報考冀州中學學習深造。
        是年初,李更生又回家來了,他計劃從老家招些兵帶到部隊去。“參軍”二字,極大地觸動了李星幼小的心靈,她抱定決心要跟二叔去參軍,同時確定不去冀州中學上學了。李星是家里的老大,又是唯一的女孩,父母自然舍不得她走,許多親戚也用各種理由勸說她不要去當兵,母親還止不住地哭泣。可是,李星參軍的決心不動搖,她多次找二叔,求二叔幫助做家庭的工作。二叔看到侄女參軍有決心,又聰明伶俐,經過努力,終于做通了李星家庭的工作,確定了讓李星去部隊。
        這次,李更生帶去部隊的,除李星,還有她堂姐李曙和堂弟李仕桓及本村的幾個小伙子。李星至今還清楚地記得,2月初,離開家鄉的那天早晨,母親特地給她做了一大碗她平時最喜歡吃的雞蛋羹。早飯后,李星等人興高采烈地跟著李更生離開了家鄉。1947年2月10日,他們到了山東省陽信縣老鴰王村。不滿15歲的李星與堂姐李曙光榮地成為了原渤海軍區教導旅最早的兩名女兵。


艱苦磨煉
        不滿15歲的小女孩,按理說還離不開娘哩。李星入伍參軍后,在解放軍這所大熔爐里,得到了艱苦的磨煉,在戰爭中很快成長。
        李星到部隊后,和堂姐李曙與一些小男兵們編成了一個學生隊,接受了3個月的政治教育。政治部袁教員給學員們上課,講解放戰爭、講軍民魚水情、唱革命歌曲,唱的第一首歌就是“向前,向前,向前,我們的隊伍向太陽------”的《解放軍進行曲》,還有《軍民魚水情》、《運輸隊長蔣介石》等,那個時候一首革命歌曲就是一堂政治課。
         1947年5月,部隊由陽信移防到慶云,部隊的女兵漸漸多起來,李星和部分女兵被分配到旅政治部宣傳隊,并且開始接受軍事訓練。
1947年拍照,左2是李星

        訓練有隊列訓練、跑步、跳高、跳遠、投手榴彈等,再就是打背包、打綁腿和夜間緊急集合。
        夜間緊急集合是最大的考驗,要求必須在規定的時間內穿好衣服,打好綁腿,打好背包,趕到操場集合。學員們怕緊急集合的時候出問題,就想出了“竅門”,晚上睡覺的時候不脫衣服,也不打開背包,和衣而睡。夜晚,緊急集合的號聲一響,學員們翻身而起,背著背包直接跑到操場,按時集合完畢。可是,有時早上突然緊急集合,集合完畢之后,教員要求所有學員當場打開背包,在規定的時間內重新打好背包,然后集合跑步出發。因為是初次訓練,個別人還沒有打好背包,隊伍就集合出發了,只好把背包胡亂捆一下,連夾帶抱跟在隊伍里跑,當時大家覺得既緊張又好笑。
        后,部隊開展“進山練兵”。每天在大山里行軍,開始一天走三、四十里,后來一天走五、六十里,再后來一天走百八十里。山里溪水清清,渴了用手捧起來喝一口。部隊在山里露宿,夜里還是很冷的,大家都一樣,山坡就是床,因為太困乏,照樣睡得香甜,凍醒了還能相互摟著繼續睡。再是吃的,在山里沒有籌到糧食,只籌到一些玉米粒,各班組領回去,用臉盆煮熟分給大家充饑,嚼得腮幫子都疼了,也就吃得半饑半飽。
       1949年10月1日,部隊正在蘭州休整的時候,迎來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消息振奮人心,大家熱烈慶祝,李星印象最深的是不論職務高低,每人發了兩塊銀元,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待遇,大家都高興地用來慰勞一下自己。
       1949年10月,李星隨部隊開始進軍新疆。部隊經武威到達張掖后進行休整,等待配發進疆的行裝。不久,發給每人一件老羊皮大衣,一雙氈靴,還有一副狗皮縫的長筒手套等。部隊從張掖出發,到達酒泉,又從哈密到喀什,都是徒步。當時,氣候很寒冷,尤其是星星峽的大風,那真是飛沙走石,能把帳篷吹翻,狂風裹著嚴寒,把手腳全都凍木了。
        要穿越塔里木盆地的戈壁灘,還要繞行塔克拉瑪干沙漠的北部邊緣。在沙漠里行軍,根本沒有路,走一步倒半步。在沙漠里做飯,燒的是駱駝刺,這是沙漠和戈壁的特有植物,形狀就像是一把撐開的雨傘,雖然長得不高,但是根扎得很深,沒有工具是挖不出來的,大家只好撅它的枝條,枝條上長滿了刺,把手都扎破了。
        部隊住下休息的時候,上級要求開展娛樂活動,有的唱歌,有的跳舞,還要求大家學習維吾爾語,否則進疆之后怎么聯系群眾呀?還要求學習俄語,因為進疆以后許多事情都和蘇聯方面有關。
        1950年3月,經過3000多公里的長途跋涉,李星隨部隊到達喀什。
        1950年5月,李星剛滿18周歲不久,就在新疆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刻苦學醫
        李星到部隊不久,被分配到旅衛生部藥房做調劑員,后經過醫訓隊學習,成為部隊醫務人員。
        藥房調劑員的工作,就是打針、拿藥、制作蒸餾水、配制碘酒、紅汞、龍膽紫藥水等。  
        拿藥,當時各種藥品的名稱都用拉丁文,醫生開處方也是用拉丁文,既有片劑也有針劑。如果看不懂、記不準而拿錯了,人命關天。李星就晚上宿營后跟老同志們學習,白天行軍時記憶、背誦。很快,就記住了常用的幾十種藥品的拉丁文,能夠獨立工作了。
        制作蒸餾水,蒸餾水是為傷員沖洗傷口、做手術用的。衛生部藥房緊隨戰斗部隊行動,是為傷員做手術的最前方“醫院”。只要戰斗一打響,很快就有傷員被抬下來,傷員一到,首先就是用蒸餾水清洗檢查傷口;需要做手術的,也需要蒸餾水。
        蒸餾水都是李星她們在戰前就做好了的。每次做蒸餾水的時候,買來老鄉的柴禾,用一口專的大蒸鍋燒水,鍋蓋上伸出來一個5厘米長、小手指頭粗的小彎管,管口朝下,插進一根膠皮軟管,在軟管的出口塞上脫脂棉,軟管下接一個無菌玻璃瓶。鍋里的水沸騰后,水蒸氣通過軟管冷卻成         蒸餾水,再經過脫脂棉滴入玻璃瓶內,一瓶蒸餾水就制作完成了。就是靠著這些簡陋“設備”,保證了傷員手術、治療的需要。
        有一段時間,藥房里只剩下李星一個女同志忙里忙外。行軍時,李星要和戰士們一樣行軍,宿營時,還要給傷病員打針發藥,打仗時,就更是忙得不停。
        參加醫訓學習,1950年,李星參加了醫訓隊學習。第一項工作就是背城墻的舊磚自己蓋教室。到了春天,醫訓隊與進疆部隊一樣參加勞動,開荒種地,興修水利。他們自己做鞋、做棉衣等。部隊剛進疆時棉衣來不及做,只發里面沒有棉絮的夾衣,發動女同志自己往里面絮棉花。吃的是國民黨剩下多年的倉庫底子,都有霉味了。
        醫訓隊有幾十名學員,學習條件很艱苦,沒有課桌,椅子都是用長條木板臨時搭的,沒有任何正規的教材和課本,只有少量的油印教材,主要靠自己記筆記,發給每名學員一些白紙,自己裁開,再用針線釘好用來記筆記。筆是蘸水筆。蘸水筆就是一種沒有筆膽的簡易鋼筆,筆尖是鋼制的,固定在木頭筆桿上,像用毛筆那樣用筆尖蘸著墨水寫。很多人有筆尖沒有筆桿,只好用秫秸桿做筆桿。
        生活雖然很艱苦,但是大家都是很樂觀的,高高興興地學習。
        尋找藥馱子。馱子就是一個馬鞍形的木頭架子,像馬鞍子一樣放在牲口背上,然后把東西放在兩側的架子上。藥品、布匹和醫療器械要分類裝箱打包,然后放到馱子上馱運。
        當時,李星所在衛生部一共有十幾個藥馱子,每個藥馱子由一頭牲口馱運,每頭牲口由一名馬夫負責,行軍時牽著牲口走,宿營時給牲口喂料。
        1948年深秋的一天,突然有緊急情況,衛生部隨戰斗部隊前進,十來個藥馱子,交給李星和紀素英兩女同志負責押運,隨供給部的物資馱子前進。
        李星走到快要進入一條黃土溝里了,與紀素英跑到旁邊不遠的一個村子上廁所去了。等回來時,看不到馬夫班及藥馱子了。李星想,他們肯定走在前面去了,就一直拼命往前追。晚上,到了駐地,卻沒有找到他們,李星一下子懵了!部長比她們更著急,嚴厲地說:十來個藥馱子是全旅的藥品,是救治全旅傷員的,無論如何也要找回來。找不回來槍斃你們!
        李星和紀素英兩人二話不說,轉身就去找。當時,宿營地以外二三十里地就住著敵人,山里還有狼出沒,她們也忘了害怕,找了一個老鄉做向導,一連找了好幾個村子,還是沒有找到。就在萬分焦急的時候,部隊領導與友鄰部隊聯系,才知道他們在路上跟著友鄰部隊走了,已經宿營了。她們這才長長舒了一口氣。跑了一天的路也沒有顧得上吃飯。

勇捉俘虜

        1948年8月,部隊打了一個大勝仗。戰斗剛結束,還沒來得及打掃戰場,到處都是敵人的尸體,還有不少牲口,活著的四處亂跑,受傷的趴在地上,打死的四腳朝天。
        李星和紀素英兩個人一起路過一個小土地廟的時候,看到里面有一條腿在動,好像有人,她們兩人立即停住腳,齊聲喝道:“不許動!快出來!不出來,開槍打死你。”聽到喊聲,一個敵人顫抖地鉆了出來,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乖乖地當了俘虜。她們仔細一看,那個人腿上還負了傷。她們問道“還有人沒有了?”那個俘虜朝土地廟的后面喊了一聲,又有一個敵人出來當了俘虜,也是負了傷的,但都是輕傷。
        李星和紀素英雖然只有十六、七歲,但是,她們兩個不但沒有害怕,而且還沒有忘記解放軍的俘虜政策,用毛巾給他們的傷口做了包扎,看到他們很餓很虛弱,就掏出身上帶的饅頭干遞給他們,那兩個俘虜趕緊接過去吃起來了。李星和紀素英對他們說:你們兩個在前面,我們跟著一起走。就這樣,李星和紀素英押著兩個俘虜,沒走多遠,遇到旅政治部民運部的同志,把兩個俘虜交給他們了。
        1952年夏天,李星隨愛人調到解放軍后勤學院工作,從新疆到了北京。
        1954年,為了實行軍銜制,部隊進行了大規模的精簡整編,對所有女同志做了轉業或復員處理。李星雖然心里很不情愿,但是,堅決服從組織,從后勤學院轉業到了地方工作。
        離休后,李星始終沒有忘記初心。她常說:我過著幸福的晚年生活,不會忘記自己是一名共產黨員,不會忘記黨的培養,不會忘記為革命犧牲的戰友先烈,不會忘記“工作”。我的工作就是:“講好我黨和我軍的優良傳統。”
more獨家報道
more文化資訊
more人物訪談
more文化產業
more文藝評論
more略聯盟
more情鏈接
主辦單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
技術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藝術有限公司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辦公QQ:185067821
版權所有:京津冀文化網     冀ICP備13006836號-2
310v大赢家比分网 第一理财可靠吗 极速快乐十分 证券投资学股票分析报告 上证指数腾讯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推荐九梦财富 怎么做理财比较好 北京11选5 北单比分计算器 股票配资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q 广东好彩1 国产刺激AV首页 短期保本理财产品排行 20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广东快乐10分 娃哈哈集团股票代码 天津快乐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