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v大赢家比分网
承德銀行
廣告圖1 廣告圖2 廣告圖3 廣告圖4 廣告圖5
  • 1
  • 2
  • 3
  • 4
  • 5
探悉隆化戲曲歷史
作者: 孫孟仁   來源:京津冀文化網   發布時間:2016-6-30 9:25:31

           隆化作為一個文化大縣,有許多歷史傳承和文化積淀令人回味無窮,極具撼動人心的魅力。

清朝興盛時期,隆化是歷代皇帝去木蘭圍場秋狝的必經之路。從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到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的59年間,淸朝廷在隆化境內建有中關、什巴爾臺(今十八里汰)、波羅河屯(今隆化鎮)、濟爾哈朗圖(今牛錄)、阿穆呼朗圖(今步古溝)、張三營六處行宮。幾代皇帝行獵歸來,多在幾處行宮駐蹕并犒賞蒙古王公臺吉及土尓扈特臺吉并隨從眾丁。《清升平署志略》中有這樣的記載:“清代諸帝,自高宗(乾隆)而下,殆無不嗜好戲曲者。除宮中演唱外,對于常駐蹕之行宮苑囿,皆筑有戲臺,設有儲存行頭切末庫房,其伶人太監,則隨時擇地安置。”

隆化境內建設的6處行宮,也和皇帝看戲有關。《清升平署志略》中又說:“按《清會典》載外藩之燕(同宴),禁內則在保和殿、太和殿;圓明園則在‘山高水長’; 熱河行宮則在‘澹泊敬誠’。 宴時除陳丹陛大樂隊,并有笳吹隊舞雜技百戲。自高宗以來,始盡用內外學生演戲以代。賜宴既多,承應自數,遂在行宮設有錢糧處,以便存儲行頭切末。仁宗(嘉慶)既歿,巡狩禮缺。宣宗(道光)僅于嗣位之初,下諭行宮人員,令對行頭切末稍負收管抖晾之責,后即從未一至其他,故存檔案中已難覓其演戲之跡,且并此行宮之錢糧處,亦未一敘其事。所可考者,只閱《內務府事例》而知張三營之有行頭切末,閱避暑山莊錢糧處收存不在印檔戲衣清冊,而知四箱所殘剩件數,非此則張三營行宮演戲之事,恐亦無人能述及之矣。”

以上足以說明,早在清朝乾隆年間,張三營行宮就演過戲。清帝在今承德轄區內有14處行宮,當時除熱河行宮有守衛兵655名,第二多的就是張三營行宮,有守衛兵318名,可見張三營行宮之大,在皇帝心目中有其它行宮不能比擬的地位。這也從另一方面說明了張三營行宮活動多,從避暑山莊錢糧處收存張三營行宮的行頭切末,可看出當時就有相當的戲曲活動。

《清升平署志略》中還有這樣的記載:“按熱河都統衙門造送‘月色江聲’ 收存北路陳設等項淸冊內,有道光十二年三月內,由張三營移來漆木鑲嵌銅瓷玉器等項,移歸‘月色江聲’ 存收之項甚多,則錢糧處收存不在印檔戲衣清冊內所收張三營移回衣靠盔雜共計二百三十三件……”在這些衣物中,有戲曲演員登臺必須穿戴的蟒、靠、帽冠,也有道具桌套、椅套和武場家什,有的甚至已經損壞、破爛。這是當年張三營行宮演戲之多的最好物證。

在宮廷戲流入隆化境內的大事上,皇帝的詩作上也有記載。嘉慶有詩“張三營行宮賜眾蒙古王公及外圍諸軍校宴請以志事”, 其中有句曰:“推恩軍校幣銀賚,侑食宮門歌管陳。先帝渥慈深浹洽,綏懷無怠永遵循。”乾隆《在濟爾哈朗圖行宮作》詩中寫道:“便犒諸藩歌湛露,兼宣翰苑詠卷阿。”這又是隆化境內有行宮戲曲宴慶活動的證明。既然“對于常駐蹕之行宮苑囿,皆筑有戲臺”, 那么,隆化境內的6處行宮就應多有戲曲演出了。

隆化戲曲的傳入:一如上所敘,宮廷戲由皇帝木蘭秋狝流入,而民間戲則是從廟會酬神流入。

據《隆化縣志》和其它史料記載,早在康熙四年(1665年)隆化便有了第一座寺廟——臺吉營普寧寺。到同治八年(1869年),縣域共有寺廟60余處,一些寺廟同時建起用以演戲酬神的戲樓(臺)。經查,全縣有據可考的古戲樓(臺)曾達22處,每年都要演戲酬神,演出時日也大都有所固定。如皇姑屯火神廟、藍旗三官廟、張三營火神廟、章吉營火神廟,都在正月十五元宵節于所屬戲樓(臺)演戲。有些沒建戲樓(臺)的寺廟,也在固定的時間搭建臨時的戲臺演戲酬神。如牌岔子火神廟在正月二十八搭建臨時臺子演戲酬神;湯頭溝鎮的何三屋村的觀音廟和隆化鎮四道營村的廟山均在二月十九搭建臨時臺子演戲酬神。

戲曲流入隆化民間的詳細情況,不見任何史料記載,只能從戲樓上的題壁尋找,但在那場毀滅文化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 中,大多數戲樓都殘遭破壞,只有七家鎮西三十家子村的戲樓得以完好地保留下來。這個建于清朝道光十七年(1881年)的戲樓叫遏云樓。遏云樓內的墻上,還殘留著部分戲班到此演出的記錄,還有的戲班留下了演出的劇目單。其中記載有:光緒四年(1878年)八月中秋日,豐邑永慶班到此演出;光緒七年(1881年)閏七月二十七日,京都順義縣白廟村雨順和班到此演出;光緒八年(1882年),張家口大興園金玉班到此演出;光緒十二年(1886)九月初一,新春小班到此演出。特別是光緒十六年(1890年)七月十一日和八月二十五日相隔僅一個多月的時間,就先后有永和班、德勝和班兩個戲班到該村演出。據考證,各戲班每天都要演出三場戲,每場三個劇目,一次活動六天,共演出54個劇目。這些戲班演出的都是河北梆子劇種。墻壁上用黒墨題寫的劇目有《大賜福》《忠保國》《春秋配》《黃鶴樓》《鳳儀亭》《春秋筆》《玉虎墜》等。

在對遏云樓的考察中,可以看到當時戲班的書法頗有水平,留下的繪畫也很講究,可見其專業化、正規化的程度。到此一個小山村演出的戲班之多和連續不斷,可看出戲曲流入隆化民間的持續性和活躍性。

隆化縣有自己固定的戲班是在淸光緒二十三年(1897年),河北雄縣人梁啟元帶戲班雙益和班到皇姑屯(現隆化縣城)定居,成為隆化有史以來第一個固定的戲班。宣統末年,皇姑屯富戶徐起見辦戲班有錢可賺,于是聯合其弟徐英、徐錄辦起了第一個由隆化人領班的戲班徐起班,而且首倡了本地的京劇、河北梆子在一個戲班同時演出的“兩下鍋”先例。1915年,縣署由唐三營遷至皇姑屯,皇姑屯改名隆化鎮。當年,李洪年在隆化鎮辦起了洪順和班,也是一個同時演出京劇、河北梆子“兩下鍋” 的戲班。1932年,隆化縣隆化鎮三道營村人張玉書辦起了永善和班。該戲班行當齊全,藝人均是科班出身,演出水平較高,不僅在承德各城鎮、鄉村演出,而且經常到內蒙的多倫、赤峰和張口家一帶演出,而且形成了相當影響。

這一時期,隆化有5個戲班常年活動在縣域城鄉,從業藝人210多人。《熱河省隆化縣事情》一書中有這樣的記載:“隆化沒有常設的娛樂機關,但是各個季節廟會全唱大戲是縣民一年里最大娛樂,是凡有廟的地方廟前一定有戲臺。唱戲的時候,人們從遙遠的地方穿著好衣裳來看戲。”書中對廟會戲曲活動的盛況這樣描述:“行商云集,鄉民空村而赴。”

時代決定戲曲的命運。隆化的戲曲,在1922年直奉戰爭爆發之后便呈現衰象,隆化人辦的第一個戲班——徐起班,便因惹不起兵匪而折賣箱底散伙。19333月,日本帝國主義占領隆化,在嚴酷的形勢面前,藝人們四處逃生,而堅強不屈又公開抗擊日寇的張玉書的永善和班,也一再遭到日偽軍的迫害。

1934年農歷二月,張玉書將本班藝人召集在一起商討對策。張玉書說:“這年頭,戲是不好演了。我想拉隊伍打鬼子,愿干的留下,不想干的,我給路費回家。”

經過商量,張王書和自愿入伙打日本鬼子的張云亭、劉貴廷、何谷、何利等20多名演員拉起了“反滿抗日” 隊伍。他們通過夜入大戶、路劫散兵等辦法搜集槍支彈藥,解決物質給養。一些愛國的農民也自愿投入到張玉書門下,隊伍逐漸擴大。張玉書把隊伍拉到承德縣三溝東溝設置營地,編制大隊、小隊。據傳,張玉書曾派人去口里和馮玉祥部隊接過頭,回來后即打出了“天下第一軍,殺富濟貧,包打日本” 的大旗。

1934年,日本鬼子派偽滿“國兵” 宋大麻子帶一個團的人去“討伐” 張玉書大隊。張玉書充分利用地利人和的優勢,把“國兵” 隊伍打得人仰馬翻,宋大麻子被生擒。此次戰爭勝利之后,張玉書的隊伍很快發展到2000多人,成立了14個小隊,張玉書擔任大當家(即總頭目)。

日本侵略軍見宋大麻子慘敗,感到張玉書大隊要成氣候,于是又同偽滿“國軍” 聯合討伐張玉書大隊。激戰中,雙方各有死傷。日軍無奈出動了飛機,超低空飛行對困守在山口兩側的張玉書大隊進行轟炸。戰斗中,張玉書指揮部下,用機槍擊落了一架日寇的飛機,俘虜了一名日本軍官。由于裝備不足,張玉書部隊不敢戀戰,于是以日本軍官為人質,脅迫日寇撤退,乘隙逃出重圍。

為了生計,張玉書后來又組織戲班演出。1937513日,戲班在豐寧縣鳳山鎮演出,日本特務和偽警察突然躥上戲臺,強行抓走了寫戲人吳鳳林、武生馬成龍、跑腿的鮑元臣、燒水的王德、王友等12人。當時張玉臣正在家中養病,日寇又出動兵力到三道營村將張玉書抓走。同年6月,張玉書等人殘遭殺害,戲班被迫解散。從那時起直至新中國建立,隆化的戲曲一直是處于沉入低谷的狀態。

 

                                            2016.6.29改定

詳細孫孟仁簡介

 【作家簡介】孫孟仁,曾用名孫夢仁。祖籍山東萊陽。上山下鄉當過知識青年;曾任縣劇團編劇、文化館創作組組長、《隆化周報》副社長兼副主編、隆化縣文聯副主席。

躬身文學創作50余年。上個世紀60年代讀初中時,便有散文《在綠色的海洋里》《篝火》在《少年文藝》《人民鐵道報》發表。至今,已創作出版詩集《親情永遠》,散文詩集《人生斷想》,散文集《欣賞隆化》,小說集《神彈奇案》,長篇小說《河東河西》,主編和參加編纂出版書籍20余部。1987年編纂的《隆化戲曲志》《隆化曲藝志》填補了隆化文化史志的空白。詩歌《我是農民的后裔》《老娘親》《感恩》《雷鋒團隊,民族的主力軍》等在全國大賽中獲獎。戲曲、文藝作品多次在省、市獲獎。

涉足民間文藝工作40余年。搜集整理民間文藝史料50余萬字,主編出版了隆化第一本民間故事集《靈芝草》,參加過河北省“三套集成” 的編纂;創作的新故事《搶尸》《團圓》兩次在河北省新故事大賽中獲獎。其參與主編的《隆化民間故事傳說》5卷本獲河北省嘉獎。

退休后仍筆耕不輟,主編了全縣第一部老人們的詩集《夕陽放歌》,已由國家正式出版社出版發行。

“放正良心做人,撲下身子敬業” 是其自立的座右銘。

更多孫孟仁專欄
more略聯盟
more情鏈接
主辦單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
技術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藝術有限公司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辦公QQ:185067821
版權所有:京津冀文化網     冀ICP備13006836號-2
310v大赢家比分网 上海天天彩 紫金矿业股票行情 北京快三 18选7 股票推荐 棒球比分直播网 大岛优子作品番号 中国十大理财平台排名 上海天天彩 网易模拟炒股大赛 北京11选5 北京十一选五 宁夏11选5 北单比分奖金计算器 极速快乐十分 企业管理考研科目学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