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v大赢家比分网
承德銀行
廣告圖1 廣告圖2 廣告圖3 廣告圖4 廣告圖5
  • 1
  • 2
  • 3
  • 4
  • 5
猶堪負軛立秋風——記衡水籍戲劇評論家尹丕杰
作者: 劉榮梅   來源:京津冀文化網   發布時間:2017-11-17 15:14:44
         深秋時節,一個難得的晴天,我和《當代人》雜志社趙云旺編輯一起拜訪了尹丕杰老先生。尹老是中國戲劇家協會會員、衡水市劇協名譽主席、故城縣原政協副主席。

叩開尹老的家門,開門的正是他自己。只見他精神矍鑠,鶴發童顏,干凈利落且動作敏捷,完全不像年過九十的老人。及至落座攀談,從他負笈求學、到追求光明,從對藝術的孜孜以求到歷盡坎坷不改初心,時而娓娓時而激昂,一個下午的采訪就在老先生的侃侃而談中結束。

轉益多師,兼收并蓄

先生自幼酷愛戲曲,尤其是京劇。由于家住故城縣城,來往演出的劇團及名角很多,加上表哥也是京劇票友,耳濡目染中邊看邊學,時間久了演起來還真是那么回事。在德州上中學時,科班出身的老生演員徐榮奎常年在那里演出,幾個家境較好、也同樣喜歡京劇的小伙伴便約了尹丕杰一起去找徐榮奎學戲。徐榮奎見孩子們學戲心切,就教了他們一出《打漁殺家》。這是一出老生和花旦的常演劇目,其中老生的那段西皮慢板“昨夜晚吃醉酒和衣而臥”,更是膾炙人口。學戲過程中,尹丕杰的天賦漸漸顯露出來。他不僅學得快,且領悟得深,十四歲便能登臺演出,連徐先生也稱道他是一棵學戲的好苗子。弱冠之年,先生求學京城,考中北京師范大學。這里的京劇氛圍更濃了,不僅看戲較家鄉更為方便,而且無論教授還是同學,都不乏共同愛好者,加上著名京劇老生演員貫盛習先生也常來常往,學習與切磋中,他的理論與實踐水平增長得很快。

 尹老在北師大求學期間就向往革命,受毛主席《論聯合政府》一書的影響,尚未畢業的他在地下黨的幫助下,于石家莊解放的第三天,毅然放棄學業,投奔晉察冀解放區。當時,解放戰爭已經打響。為配合前線的軍事行動,教育群眾,鼓舞士氣,華北聯大創辦了火線劇社,急需多面手的骨干演員。正在等待分配工作、能唱能拉、能編會演的尹丕杰,被眾人推薦,成為劇社光榮的一員。在劇社里,他積極參加各種演出,宣傳黨的方針政策,不畏艱險,不怕犧牲。最難忘的一次演出,是在一個小村莊外的土臺上。那個年代沒有電燈、汽燈,只能點著火把演出。節目進行到一半,突然傳來幾聲槍響。原來是國民黨王鳳崗的軍隊探知有火線劇社的演出,妄圖襲擊劇社的演職人員,幸而被哨兵發現,演員們才得以逃出包圍圈,避免了一次重大傷亡。

演出被沖散后,尹丕杰與劇社失去聯系,輾轉回到家鄉。1948年秋,冀南行署在冀縣創辦冀南建設學院,他先后在該校就讀研究班,旋即任教。冀南建設學院匯聚了冀南地區一大批文化精英,其中就有被譽為冀南詩人、劇作家的馬紫笙。尹老的才華,深得馬紫笙的賞識。新中國成立后,馬紫笙任河北省文化局局長,他鼓勵尹老深入生活,堅持藝術創作,努力出精品力作。在馬紫笙的推薦下,尹老在省城保定的榮軍總校任教。該校完成使命后,回到家鄉故城縣干部文化補習學校工作。

 “反右”運動中,尹老無辜被打成“右派”,并被勞動教養。在勞教所,尹老遇到了藝術上的許多“知音”。白天,他們一起勞動、學習,晚上,就偷偷地聚在一塊兒研討京劇藝術。這段時間里,究竟有多少人給他說過“打漁殺家”,尹老已經記不清了,只記得“轉益多師是吾師”,他的演藝水平又有了長足的進步。

 勞教所成立了一個“黑劇團”,急需能編能演的人去領導。一個偶然的機會,所領導發現了堪稱全才的尹先生,讓他當上劇團團長。從此,尹老帶領團員們,進廠礦,下工地,邊演出邊發現一些先進的人物事跡,待晚上演出結束后,在如豆的燈光下寫劇本,編唱腔,勤奮耕耘,第二天便能進入排練。高強度的勞動,不僅鍛煉了尹老的體魄,也更加提高了他的藝術實踐水平,為他后來的創作夯下堅實的基礎。

后來,尹老又遇到了周信芳先生的親授弟子楊麟芳(藝名筱俠影)。楊先生是成名后又拜在周先生名下的,后專攻麒派藝術,有著很深的藝術造詣。有了楊先生的點撥,尹老的“昨夜晚吃醉酒和衣而臥”更加韻味醇厚,同時也學到更多的戲,至今仍能演三十余出。

《戲林拾薪》,劇論出新

尹老曾長期從事教育工作。他熱愛教育事業,先后在冀南建設學院、革命大學、故城干部補習學校、榮軍總校及石家莊農業機械化學校任職任教十余年,是一個深受學生喜愛的好園丁,他也沒有放下手中的筆。大學三年的時光里,發表了多篇散文、詩歌、小說是文學嘗試的話,1954年,《河北文藝》刊登他以運河底層勞動者形象為題材寫作的詩歌《老纖手》,則標志著他進行文藝創作的開端。

在進行詩歌、散文創作的同時,能拉會唱的尹丕杰已經不滿足于舞臺上的演出,他將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戲劇創作。1953,他創作了第一個劇本《蒼龍嶺》。劇本后來被轉到當時的中國京劇院,他有了和京劇界名流互相交流的機會,這也為他寫劇評與演員評傳打下了基礎。

黨十一屆三中全會后,落實政策的尹老撥云見日,也迎來了戲劇創作的春天。他的才華如火山爆發般噴涌而出,接連創作了《猛虎淚》《王昭君》等一系列優秀劇本,多次斬獲省劇本獎。“美人淪落英雄死,一曲猛虎淚沾襟”(《猛虎淚》),既釋放出瘀積多年的一腔憤懣,也表達了一名知識分子憂國憂民的情懷。

與此同時,憑著深厚的藝術功底和精湛的藝術造詣,以及對京劇藝術獨到的見解與敢于直言的精神,尹老開始為多家報紙撰寫戲劇評論。當時的《河北日報》曾專門為他開辟了一個戲劇評論專欄——《戲林拾薪》,后衡水市文化局將他發表的四十余篇戲劇評論匯集成冊,定名為《戲林拾薪》。在這本集子中,他關注當代文化現象,尤其是戲劇界的動態,以其犀利機敏的文筆,坦蕩赤誠的心胸,說戲談古論未來,“戲林拾薪”之余,擷梨園一葉,講花都榮衰,為文力透紙背,從不人云亦云。著名戲劇家吳祖光曾這樣評價:“像這樣寫評論的人過去沒有過……”

      1983年,《電影文學》月刊發表了電影文學劇本《梅蘭芳與程硯秋》,并由長春電影制片廠投拍。尹老看后,感覺內容有不妥之處,于是發表了《歧路上的〈梅蘭芳與程硯秋〉》,與原作者商榷。這篇文章在首都文藝屆引起強烈反響,經過與原作者和反對者的多次論辯交鋒,尹老終勝。同年,戲劇評論界再起波瀾。尹老發表的《〈紡棉花〉再評價》,《文匯報》《戲劇電影報》等全國各大戲劇報刊都給予了轉載,被看成是“京劇史上的一次旋風”。1987年秋,尹老創作的《戲曲為什么陷于危機而難于自拔》在“華北五省市戲曲理論研討會”上獲得一等獎,再次確立了他在戲劇評論界的地位。此后,尹老的文章經常一經發表便引起轟動,成為大家研究談論的話題。

2006年,針對目前一些“京劇演員在理論面前都處于失語狀態”的現象,尹老在《中國京劇》上發表了《京劇之本:玩意兒》一文,攪起梨園一池春水。他痛心當前京劇日益被邊緣化,似乎只剩下了“董事長”()。他疾呼:“玩意兒是京劇的命根子。”“京劇因玩意兒而存在,沒有玩意兒的京劇劇目,不過是失去靈魂的行尸走肉;有玩意兒的劇目卻是砍不掉、禁不了的,《鎖麟囊》、《烏盆記》便是例證。”懇切言辭中,寫滿一個耄耋老翁對京劇未來的憂思。

近年來,關于京劇的“京歌化”問題,尹老寫出了《京歌化:新編京劇唱腔設計之癌》這篇切中肯綮,令人耳目一新的文章,引起學者、藝術家們的廣泛關注與支持,甚至有包括中國戲曲學會理事、京劇學者翁思再先生在內的多位專家慨嘆:說出了我們心里有卻不敢說的話!所謂“京歌”,是保留了京劇旋律之美,有其獨立審美價值的“戲歌”。但京歌不是京劇,充其量是從京劇音樂中派生出的副產品,是游離于京劇之外的。近時期以來,新編戲唱腔設計京歌化,新銳作曲家們似乎下定決心要顛覆京劇“板腔體”這一基礎性的音樂框架,千方百計要出“新”出“奇”,結果很多優秀的劇本盡管唱腔設計十分新穎,但由于嚴重與京劇傳統背離,無法令戲迷們追摹學唱,因而產生“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的陌生感。這篇文章的發表,就京劇音樂的繼承和發展,移步與換形問題提出振聾發聵的高見,又一次攪起了一場對京劇音樂創作孰是孰非的論戰。文章發表五年多來,一直占據著《咚咚鏘中華戲曲網》“論壇精粹”欄目排行榜的頭條位置。

 說到這里不得不提的是,上網,是尹老年過古稀之后又學得的技能。俗話說人過四十不學藝,可為了打破時空界限,從網上論壇發表文章,獲得更多信息,更便捷地和全國各地的戲劇愛好者們自由交流,尹老在2002年就開始“觸網”,如今一般操作均能應付裕如。他這種古稀之年敢于挑戰自我,樂于駕馭新事物、接受新知識的胸襟真讓人欽佩。

致力文史,著書立說

除了對戲劇藝術的摯愛,尹老還致力于地方文史資料的挖掘、整理與研究。1983年調入縣政協工作后,他先后主編了反映故城地域文化特色的《甘陵今古》,創作了人物傳記《馮治安傳》、《商震將軍》,重新以科學、辯證、實事求是的筆觸描述了這些歷史人物的千秋功過,在海內外引起很大反響。

1986年,他主編的《甘陵今古》以生動雅致的文筆描繪了故鄉的風土人情,彰顯了故城這塊沃土深厚的文化底蘊,通過這部作品,人們領略到從故城走出的農民起義軍領袖竇建德的風采;品味到家鄉先賢馬中錫以鮮明的藝術形象,揭示的“除惡務盡”的真理;體會到民族英雄節振國馳騁冀東抗日戰場,威武不屈血戰到底的英雄氣概。然而,事事追求完美,崇尚精益求精的尹老表示:“我至今遺憾的是有一件事沒有做好,那就是《甘陵今古》的編纂。當時限于人力、物力,許多章節的內容、資料以及語言表述尚不盡如人意。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夠再編一部新的《甘陵今古》以饗全縣父老鄉親。”

 1994年《馮治安傳》出版,這是尹老受河北省政協委托,獨立撰寫的第一部人物傳記。撥亂反正之初,百廢待興。對國民黨抗日將領的重新定位與再評價問題,也提上了日程。為了寫好這部作品,尹老積十年之功,在廣泛訪問親歷者的基礎上,數易其稿方得完成。當時關于馮治安將軍的資料非常有限,他幾乎跑遍了全國各個大城市和相關大學的圖書館,尋找詳實可靠的第一手資料,并專門請來日語翻譯,翻閱了很多日文材料。資料到手后,隨之而來的就是對相左問題的取舍。為了一個細節,他常常寢食俱廢,晝夜相繼。尹老就是這樣以嚴謹的態度,對浩如煙海的史實資料重新審視、斟酌,從而做出正確的論斷,彌補了有關馮治安史料的匱乏。在這本書中,“盧溝橋事變”是敘述的重點,占有相當大的比重,這也從不同程度上深化了對“盧溝橋事變”的研究。該書出版后,得到了各界人士的一致好評,也填補了我省國民黨抗日將領人物傳記寫作的空白。

烈士暮年,壯心不已。如今的尹老,依然保持著多年形成的習慣,手不釋卷,筆不輟耕。我們有理由相信,尹老一定還會繼續揮灑出更加精彩的篇章,就像他在《自壽》詩中寫的那樣:

年華事業兩匆匆,  四顧蒼茫一衰翁。

劫來紅顏驚雀鼠,  夢回白首笑雞蟲。

不憂天上鳴鳳啞,  豈信人間直道窮。

老牛未了耕耘債,  猶堪負軛立秋風!

詳細劉榮梅簡介

【作家簡介】劉榮梅,筆名淡月清風,女,漢族,生于1966年,河北省故城縣人,供職于縣教體局,中文系本科畢業,中級職稱。河北省散文學會理事;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理事;河北省詩詞協會理事;衡水市民俗文化協會副會長;故城縣作協副主席兼秘書長;《故城文學》執行主編。
喜歡文字,每每閑暇之時伏于案上,或吟詩填詞,或筆弄風月,抒己之思,寫己之想,于清風明月中留下點點行蹤。

獲獎情況:
《夢中的白玉蘭》獲第七屆河北省散文名作優秀獎;《尋春》獲河北省《衡湖流韻》征文大賽二等獎;《遠去的粽香》獲河北省文明辦、省散文學會、民俗文化協會、詩詞協會聯合舉辦的河北省端午懷念愛國志士仁人詩文大賽二等獎;             
2011年共11篇作品入選《河北散文家作品選》一書;
《你若安好,我便欣然》一文入選省委宣傳部河北省新孝道典型人物報告文學集;
《從李維康現象看京劇藝術的發展》獲“萬和宮”杯《文藝科學發展論》論文大賽優秀獎;《運河岸邊的婚俗變遷與中國夢》獲“萬和宮”杯燕趙民俗與中國夢論文大賽二等獎;
《歸去,在如血殘陽》獲河北省文明辦、省民俗文化協會懷念先烈先輩詩歌大賽一等獎;《今天,再不讓你做牛郎》獲省文明辦、省民俗文化協會舉辦的第九屆河北省七夕情侶節“天河山杯•我們的恩愛幸福夢”征文大賽二等獎;《期盼•時近中秋》在“靈山杯”中秋賽詩會上獲一等獎;

更多劉榮梅專欄
more略聯盟
more情鏈接
主辦單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
技術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藝術有限公司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辦公QQ:185067821
版權所有:京津冀文化網     冀ICP備13006836號-2
310v大赢家比分网 企业管理学第三版 中国最大的股票配资平台 2011年上证指数分析 上证指数实时年线图 万科a股票分析论文 600053股票 广东好彩1 新11选5 东方财富上证指数行情 奥运会网球比分扳 股票基金 小赢理财 北京11选5 北京pk10 投资理财平台 山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