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v大赢家比分网
承德銀行
廣告圖1 廣告圖2 廣告圖3 廣告圖4 廣告圖5
  • 1
  • 2
  • 3
  • 4
  • 5
霍都堂趣聞逸事
作者: 張云華   來源:京津冀文化網   發布時間:2016-4-8 10:10:28

          霍鵬,字博南,號璜溪子,三居士,是漢大將軍霍光的后裔。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生于天長鎮(原河北省石家莊市井陘舊縣城),24歲高中萬歷丁丑進士,先后任潞城、長子、名容縣知縣。萬歷二十年選授河南汝寧府知府,興修水利,開河灌田,民受其利。后補衛輝知府,升陜西按察司副使,整頓隸州兵備道,四次得到皇帝嘉獎。再升陜西布政使司左布政。繼母喪后,補河南布政使司,再升大同巡撫,恩威并著。五年間,邊圍安靖,晉升督察院右副都御史,俗稱都堂,故井陘人多稱霍鵬為霍都堂。

站著的五道爺

霍家家境殷實,霍鵬祖父霍岱積德行善、德高望重,曾捐資構筑城南門、西門外防河大堤數十丈。霍父霍美資長大成人后,到了娶親的年齡,霍岱經過多方打聽,看中了南障城村呂家戶一適齡女子。該呂氏女子雖然沒有裹腳,但是長相清秀、知書達理,而且家勢很好,與霍家門當戶對,于是霍、呂兩家結為親家。成親后,呂氏勤快利落,洗衣、做飯、挑水樣樣事都做的很好,深得霍家人的喜愛。

一段時間后,呂氏懷孕了。有一天,她照常從家里出來,拎著臟衣服從西門出去到河邊去洗衣。路過西門的五道爺廟里,不經意間看到廟里的五道爺站了起來,呂氏一驚,心咚咚咚直跳,嚇得拎著籃子扭頭就跑了回去。回到家后,坐在炕上仔細回想,越想越覺得不可思議,心里不由覺得會不會是自己眼花了?于是再次拎著臟衣服出了門。走到五道爺廟前,睜大眼睛看著,這一次清清楚楚的看到五道爺又站了起來,她沒敢吭聲,急忙扭頭走了。到了河邊草草將衣服洗了,又往回走。到了五道爺廟前,五道爺又站了起來,等她過去了才坐了下來。

回到家后,她又驚又怕、坐立不安,干活也心不在焉的,不是丟了這個就是落了那個。她婆婆看到了,就問:“你怎么了?出去一趟跟丟了魂似的,遇到什么事了?”呂氏想了想,覺得婆婆年紀大,懂的也應該比自己多,跟婆婆說說也許能找到解決的辦法。于是拉著婆婆到屋里,將剛才的事一五一十的跟婆婆說了一遍,婆婆也覺得奇怪,便安慰她說:“興許真是你眼花了呢,明天路過時再看看吧。”

到了晚上,婆婆左思右想,覺得還是應該跟自家老爺說說這件奇怪的事。老爺聽了,仔細一琢磨,認為這是天大的好事啊:五道爺站起來給呂氏行禮,這說明呂氏肚子里的孩子一定是個貴人,將來以后的官位一定在五道爺之上。于是就跟婆婆說:“明天你陪她一塊兒去,要是五道爺還站起來,你就讓她對五道爺說:你坐下吧,以后別站了。”

第二天,呂氏和婆婆一塊兒做伴去洗衣服,一路上呂氏心里念叨著婆婆早上告她的話:如果五道爺還站起來,你就說,坐下吧,以后別站了。結果到了五道爺廟前,看到五道爺又準備要站起來,心里一著急,脫口就說:“你站著吧,別坐了。”話一出口,愣住了,抬頭一看,五道爺已站了起來。從此以后,城關西門奉供的五道爺就永遠的站著了,成了霍督堂人生經歷中一個彰顯他命格尊貴的歷史見證。現在城關西門的五道爺廟已破舊不堪,只余石龕,五道爺像已經被破壞殆盡。

帶刀侍衛站崗

在呂氏懷孕后期,天降大雨,城關發生了水災,房屋被毀,糧食短缺。霍家房屋也被淹沒,無奈,只好在岸邊搭一棚子渡日。一日,有一商人背一袋米要過河到對岸去,可是水勢高、水流急,背著米根本就過不了河。正在猶豫間,看到了霍家搭的棚子,于是將米寄放在霍家,說等他辦完事回來時再取。

又過了一段時間,天又降大雨,烏云密布,狂風大作。皇帝跟前的兩名帶刀侍衛去山西辦案,騎馬走到城關,正趕上這場大雨。因路上匆忙未帶雨具,而且雨勢太大,不能冒雨前行,正在兩難之際,抬頭看到了霍家大棚,于是牽馬到大棚門前屋檐下避雨,一左一右站在門前。這時忽然聽到棚內傳出嬰兒的哭聲,然后聽到棚內人高興地說:“生了!生了!是個男孩兒!”兩人聽了,驚訝的看了看對方,其中一個自嘲的笑著說:“我們堂堂兩個帶刀侍衛,今天在這里給一個剛出生的孩子站了一次崗。”另一個卻說:“這是天意啊,能讓我們給他站崗,這個孩子一定是個貴人,將來說不定能成大器呢。”

棚里的霍母聽到棚外兩人的對話,開心地說:“借兩位吉言,這孩子我也不指望他大富大貴,將來那怕就是做個一品官我也不嫌小。”霍母不懂當朝官員的品級,以為官越小品也越小,所以就為自己的兒子求了個一品官,卻不知道自己弄反了,一品已經是了不得的大官了。之后,霍家人邀請門外二人進屋,一起慶祝霍家添丁之喜。酒足飯飽后,天也晴了,雨也停了,二人辭別霍家騎馬西去。

月子里,霍家糧食不足了,別人都可以湊和,可是霍母和孩子不行。無奈之下,霍鵬祖父決定先借用寄放在霍家的米,等那人回來了再想法還他。月子做完了,米也吃完了,那人還沒有回來取米,一直等了許久,那人也一直沒來。后人盛傳,那是霍督堂命格貴,上天專門派人來給他送米的。

士地爺南去

霍鵬出生后,異常聰明,卻也非常調皮搗蛋。在私塾上學時,是孩子王,所有的孩子都怕他。有一天放學后,他閑著沒事,拿起一個土塊在墻上寫道:“土地,土地,南方看黍地,要想回來,等我去。”當天晚上,他的私塾先生就做了一個夢,夢里土地爺和私塾先生說:“您的學生在墻上寫了字,讓我去南方呢,我老了,家口也多,不想離開家鄉。麻煩您和您的學生商量一下,讓他把字擦了,別讓我去了。”私塾先生一口答應。

第二天,一上課,私塾先生就問:“墻上的字是誰寫的?”霍鵬站起來說:“是我。”私塾先生生氣地說:“小小年紀不學好,往墻上亂寫亂畫,竟然寫什么讓土地爺去南方,下課去擦了!”下課后,霍鵬走到墻邊,撿起一個紅土塊,嘴里邊嘟囔著:我給你擦、擦、擦,邊用手里的紅土塊在字上涂。

到了晚上,私塾先生又做了一個夢,夢里土地爺痛哭流涕的和他說:“我來和你告個別,本來我不想去南方,可是現在已經用朱筆批了,不去也得去了,這一去不知道得呆多少年啊。”說著放聲大哭,扭頭離去。第二天醒來,私塾先生后悔不已,但也沒法補救了,只好不了了之。

大頭  小頭

轉眼間24年過去了,霍鵬中了進士,先后任潞城、長子知縣,然后調任南京刑部。去南方上任前,聽說南方民風彪悍,前幾任有的在上任途中就被害了,還有的即使到了任上,也呆不長久,治安混亂,民不聊生。面對這樣的狀況,霍鵬日思夜想,終于想到了一個震懾南方人的方法,于是收集了許多蝎子裝在竹筒里帶著一同上任去了。

到了南方,霍鵬在斷案時不打不罵也不用刑。對于那些嘴硬不講理的犯人,他只是讓人拿出蝎子來,問吃大頭還是小頭?那時候,南方沒有蝎子,也不知道尾巴有毒,看著蝎子頭那兩個大鉗子,張牙舞爪的讓人害怕,而蝎子尾巴只有彎彎的一根,多數人就選小頭,結果吃了小頭后,全身又痛又麻,那個難受勁兒一天一夜都過不去。南方人沒見過這種刑罰,看受刑人那么難受,就覺得這個北方官太歷害了,一傳十,十傳百,霍鵬用這個刑罰很快震住了南方人,他頒布的政策法令也得以施行,從此北方的蝎子也開始在南方繁衍生息。

狐仙相助

霍鵬初到南方,常有百姓告狀:一家告:“我家有五畝良田,卻只打了三袋糧食,請老爺明斷糧食到哪兒了?”另一家說:“家有一畝薄田,打的糧食十袋不止,不知是福是禍?”每每霍鵬接到這樣的狀子都百思不得其解,去實際查看,確實如農戶所言,派人日夜看守,也看不到搬運糧食的跡象,霍鵬想盡各種方法,這樣的事情還是時有發生。霍鵬沒有辦法,只好關閉衙門微服私訪。

他入田間,到地頭,進茶館,到農戶家,和各種人閑聊,和各樣人交朋友,才知道原來這一切都是狐仙在做怪。那時南方多狐仙,且威力大,一夜之間能把幾百里外的糧食物品神不知鬼不覺的運到其他地方。地少的人家狐仙會幫他們多打糧食;太窮的人家狐仙會運點小錢放在他能看到的地方,讓他發點意外小財;和狐仙關系好的,狐仙還會滿足他們的愿望,從很遠的為富不仁的家里運來他們需要的物品……

霍鵬了解到,在他所轄范圍內就有這樣一個狐仙,于是開始尋找,天天在狐仙常去的地方轉悠。有一天,他正在茶館喝茶,來了一個白胡子老頭坐到了他面前,開口說:“聽說你找我很久了,有事嗎?”霍鵬抬頭看了他一眼,請他坐下,開門見山地說:“糧食的事是你做的吧?”狐仙點點頭。霍鵬再問:“之前那些沒來成或來了也呆不久的官也是你做的吧?”狐仙又點點頭,說:“是我,他們貪污受賄,禍害百姓。”霍鵬聽了,點點頭又說:“咱們做個交易吧,我是個清官,保證自己不貪贓枉法、徇私舞弊,你幫我破案,打擊盜賊,我再施以仁政,咱們聯手,讓這里的百姓過上安居樂業的好日子,你看如何?”狐仙盯著他看了好久,見霍鵬目光坦然,于是點頭答應,并提出要結拜為兄弟。

回到衙門,霍鵬拿出衙門的陳年舊案卷宗,狐仙一一講述了每個案子的案發過程、主要案犯及兇器所在,霍鵬根據狐仙的描述尋找證據,時間不長,所有舊案一一偵破。一時之間名聲大振,盜賊幾乎絕跡。

之后,霍鵬由于政跡優秀,一路升遷,最高直至督堂一職。霍鵬在位期間,狐仙一直跟隨,后霍鵬因病告老還鄉。臨回鄉前,霍鵬設宴款待,感謝狐仙一路相幫,并請狐仙回南方養老。狐仙因與他相處日久,不舍分離,遂決定跟隨霍鵬舉家遷至北方定居。

回到城關后,霍鵬將狐仙一家安置在西門的草料場,隔三差五與老狐仙飲酒聊天。由于年長日久,老狐仙的家人眾多,有一些年輕的狐仙就幻化成人形出來嚇人,次數多了就傳到了霍鵬耳中,于是霍鵬在一次聊天時就告訴老狐仙,讓他約束家里人盡量不要出來惹事。結果第二天一早,霍鵬剛起床,就聽到家里人驚慌地跑來稟告:草料場邊扔了幾個像狗又不是狗的血淋淋的動物腦袋。那時候北方沒有狐仙,人們也沒見過這種動物,所以看到的人就嚇壞了。霍鵬一聽,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壞事了,沒想到老狐仙一怒之下殺了自己的兒孫,這個仇可是結下了,老狐仙活著沒事,要是沒了,他的兒孫們要是報復自己家人可怎么辦?沒辦法,到了晚上,霍鵬再次設宴和老狐仙說:“哥哥啊,不是我不能容你,出了這樣的事,咱們的緣分也盡了,你們搬走吧。”老狐仙聽了,知道沒有回旋的余地了,只好說:“我家大業大,給我三天時間。”霍鵬同意了。

老狐仙回家后,召集全家人說:“咱們做了對不起你叔叔的事,現在他讓我們搬家,給我們三天時間,你們趕緊找地方逃命吧,三天后你叔叔就要火燒草料場了。”有的兒孫問他:“您呢?”他回說:“我老了,就守在這里吧。”聽了他的話,有的趕緊找地方了,有的不以為然,認為霍鵬只是嚇唬他們,不會真燒的,就沒走。

三天很快就過去了,第四天一大早,霍鵬就命人火燒草垛。大火燒起來了,留下的兒孫們倉皇出逃,逃不走的就燒死了。大火整整燒了三天,燒死了許多狐貍,逃走的有的逃到了地窖,有的逃到了水溝,還有的逃到了樹洞里,老狐仙的三個女兒逃到了現在孫莊峪河灘邊的雕北山上,古為仙云洞,現為狐仙洞,從此北方也有了狐貍。據傳這三個女兒逃到這里后,上山采藥,免費為百姓治病,還在北京創立了同仁堂,治病救人。

注京津冀文化網公眾平臺:jingjinjichina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合作熱線:0314-2562918
       總編熱線:18231459858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tianyajuanke1977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264567422

詳細張云華簡介

 【作家簡介】張云華,女,197412月生,本科學歷,2014年調入井陘縣文聯工作,河北省音樂家協會會員,石家莊市青年拔尖人才。我輔導的《井陘拉花》先后四次獲國家級金獎;撰寫的文章《讓非遺大戲唱響文化產業》一文在《河北文化》發表;歌曲《吉鴻昌》入選中國廣播影視出版社出版的“中國夢 英雄情”優秀詞曲作品選,同時入選中國優秀原創歌曲百首;《常陪爹媽聊聊天》在慈孝家風頌活動中獲獎;《井陘千佛巖廟會》在河北廟會文化調查中獲獎;《霍都堂趣聞逸事》在石家莊歷史文化故事征文中獲獎。此外還參與了《愛我井陘》《蒼巖文藝》《井陘傳統村落叢書》的編輯工作。

更多張云華專欄
more略聯盟
more情鏈接
主辦單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
技術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藝術有限公司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辦公QQ:185067821
版權所有:京津冀文化網     冀ICP備13006836號-2
310v大赢家比分网 韩国快乐8 江苏十一选五 福建快3 nba比分直播即时 上海时时乐 足球北单比分玩法规则 老11选5 快乐飞艇 欧洲即时赔率哪里查 急速赛车 湖北快3 足球直播比分网 360排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宁夏十一选五 竞彩足球比分 亿客隆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