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v大赢家比分网
承德銀行
廣告圖1 廣告圖2 廣告圖3 廣告圖4 廣告圖5
  • 1
  • 2
  • 3
  • 4
  • 5
濕地的美好時光
作者: 吳國勇   來源:京津冀文化網   發布時間:2016-4-14 16:45:29

        “走進大洼濕地,感受良好生態。置身綠色空間,傾聽鶴語雁鳴。漫步濕地幽徑,牽手蒹葭蒼蒼。尋訪創業往昔,共話幸福宜居。”

我不是一個詩人,更不會即興賦詩,但是當接到河北省散文學會在南大港舉行2015年會暨魅力大洼采風創作活動通知時,我竟很快地寫下了以上的詩句,并且陶醉其中。當然,令我陶醉的不是我的這首不成詩的小詩寫得如何,而是以往記憶中關于濕地所具有的自然、豐富、和諧與美好的景象清晰地出現在腦海中。可以毫不夸張的說,許多年前,我對濕地就有著很深的情結和經歷,也有過獨特的感受和理解。

那時,已有將近5年環保工作經歷的我,正在省會的一所大學里進修環境監測工程專業。大學生活是美好的,在10余門必修課中,有一門叫做《生態學概論》的課程。記得教這門功課的教授姓林,他的勤懇敬業、學問淵博,注重修養,給我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由于認真備課,準備充分,每逢講新知識時,他幾乎不看教材,而是一氣呵成的將一節課的內容講完。還有,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學生身上,那無時不在的機敏而不失嚴肅的目光,容不得我們有絲毫的走神。同學們對這位治學嚴謹,業務精湛,形象完美的老師都格外敬佩。

當然,林教授在講到濕地和濕地的作用一節課時,同樣是不看教材,簡直就是在滔滔不絕的演講。濕地的別名又叫沼澤或灘涂,被譽為地球之腎,與人類的生存、繁衍、發展息息相關。在世界自然保護大綱中,濕地與森林、海洋一起并稱為全球三大生態系統,是自然界最富生物多樣性的生態景觀和人類最重要的生存環境之一。他還講到,濕地不僅為人類的生產、生活提供多種資源,而且具有巨大的環境功能和效益。在抵御洪水、蓄洪防旱、控制污染、調節氣候和促淤造陸、美化環境等方面有其它系統不可替代的作用。

林教授帶我們進行過野外實地考察。在郊外,他指著一處長有水葫蘆和蘆葦的池塘告訴我們,濕地可以清除和轉化毒物和雜質,有助于減緩水流的速度。當含有農藥、生活污水和工業排放物的流水經過濕地時,流速減慢,有利于毒物和雜質的沉淀和排除。一處濕地就是一個生活污水處理地,它能夠提高水的質量,有益于人們的生活和生產。 通過林教授講課,我增加了對濕地重要作用的了解。記得先前上小學和中學時,我曾為濕地吞噬了不少長征中紅軍戰士的生命而詛咒過它。

雖然理論是枯燥的,但聽林教授廣征博引的講座本身就是一種享受,每堂課都很有收獲。那時,還沒有出現“互動”這個詞匯,但是,林教授的講課是開放的和互動的。記得有一次林教授讓我們結合書本,思考自己的家鄉有沒有濕地,哪怕是很小的一塊。我忽然想到,我童年時跟隨父母下放的村子四周有幾個大小不一的壕坑,用以集聚從村子里流出的雨水,幾乎常年有水。每個壕坑周邊有幾叢蘆葦和蒲草,嘰嘰喳喳的雀類在四周的槐樹或柳樹、楊樹、榆樹上做巢,我還記得在村西的壕坑里游泳曾有過危險的經歷。還有我出生的古城正定,在城角樓附近有天然的水渠,有魚蝦、泥鰍和大片的蘆葦,其中還有水鳥類和叫不上名的昆蟲出沒,被鄉親們習慣稱之為葦地坑。當我站起來表達我對濕地獨到的理解和發現時,教授用贊許的目光點了點頭,對我的發現給予了肯定,這讓我記憶猶新。

近些年,身邊濕地迅速消亡令我的心情很是不安。林教授曾說,河北省消失和萎縮的濕地占原有濕地的90%。目前,平原上只剩下白洋淀、衡水湖、大浪淀和南大港,但是白洋淀、衡水湖、大浪淀都要靠水庫和黃河水補給,如果失去這些補給,它們也會消失。從那時起,我開始關注南大港這個生態良好,無需補水的濕地了。如果說濕地的補水就象一個人在吃補品或在補血,那么南大港濕地就像一個健康的青年或妙齡少女,至少是一個身體結實的壯年人或風韻猶在的女性。也是從那時起,我對濕地的現狀感到很惆悵。特別是這些年,我的村子四周的壕坑有的不見蹤影,有的被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工業垃圾充斥,是一個骯臟和令人作嘔的地方。我的城市更是如此,壕坑、葦地坑因為處于古城內,地價飛漲,都被填平夯實蓋起了高樓,鋪成了寬闊的馬路和街心廣場,水泥地面代替了濕地。看吧,一到雨季,路面積水,行走困難,汽車拋錨,叫苦連天。雨水沒有下滲的地方,白白的蒸發掉了。地下水無節制地大量抽取,根本得不到及時的補充。不管是城市還是鄉村,久旱不雨,氣候日益干旱,生態平衡頻頻發出預警,長此以往潛伏著更嚴重的生態危機。對于生活其中的人來說,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盡管有過危險的經歷,但關于家鄉濕地的回憶是美好的。盛夏里幾場暴雨過后,壕坑里便積滿了雨水,經過幾天的沉淀,泛著微微波光的壕坑對十幾歲的孩子來說頗具吸引力。雖然私自下河游泳,學校和家長是明令禁止的,但孩子的天性使然,是很難約束和控制的。炎熱的天氣里,壕坑的誘惑力就更大了。壕坑有粼粼的波光,四周有開闊的視野,還有玉米地、蘆葦、蒲草和泥土散發的清新氣息。小伙伴們相互約好,或在中午前,或在午飯后,一個個都來到了壕坑邊。很利索地把衣服藏在岸邊的玉米地里,就撲騰撲騰的下河了。有的練習扎猛子,有的直接從樹上練習跳水,還有的在淺水中打撲騰,壕坑里熱鬧極了,大家玩的都很痛快。有時管得很嚴,整個上午或下午無法脫身。就只好在傍晚時分下坑玩水。有一天傍晚,我悄悄走出家門,來到河坑邊。因為天比較晚了,空無一人的壕坑很安靜。此刻我的膽子異常之大,先是在淺水打撲騰,后來竟別出心裁,徑直向河深處走去,要試探一下壕坑中間究竟有多深。當我走到了齊脖深的地方時,只能調轉身子向回轉身。但由于水的阻力和腳下淤泥的阻力,轉身是很困難的。我害怕極了,用盡全身力氣,慢慢向回去的方向挪動。我想,當時一個小小的外力作用,就會將我滑倒。后來,究竟是我用勇氣和意志戰勝了困難和挑戰,還是一種冥冥之中的力量幫助了我,不得而知。后來我竟如愿以償,終于走出了深水區。每每回憶起來,雖然那段有濕地相伴的時間發生過危險的往事,但一切安好,仍可以稱得上美好的時光。

我盼望著河北省2015散文年會的召開,盼望著走進南大港這個生態良好,無需補水,越來越珍貴的濕地進行采風和考察,盼望看到沒有污染的灘涂、天然的濱水風光和丹頂鶴、白天鵝美麗的倩影。接通知后不長時間,2015年散文年會暨魅力大洼采風創作活動即在南大港如期舉行。我因工作忙碌,不能提前報到,便毫不猶疑的購買了從石家莊北站至滄州站的火車票,利用夜晚趕路。經過一夜的顛簸,我應邀而至。行走在綠樹掩映鮮花盛開的南大港街頭,我立即被這座城市干凈整潔的容貌所吸引。坐在管委會大會議室觀看產業園區令人震撼的宣傳片----渤海明珠春潮涌。優美的配音解說和精彩的畫面讓我對南大港濕地先睹為快。我從中知道南大港除了濕地保護區外,還有一個名字,叫做鳥類自然保護區。據說這里保持了原生態的環境,萬頃葦蕩,百鳥匯集,是渤海灣不可多得的著名濕地。我不由地對這顆位于滄州渤海新區的明珠,一個由國營農場發展成為農工商全面發展的園區而贊嘆不已。

終于走進蘊藏豐富、得天獨厚的南大港濕地了。正是盛夏時節只見大片大片青青的蘆葦從我站立的觀鳥亭下鋪向天邊,蘆葦叢中零散的點綴著一個個二三畝地大小、汪著水的坑地,如同我早年村莊夏季存放雨水的壕坑。極目遠眺,遙遠的正前方可以看到筆直的地平線橫亙在眼前。視線中沒有村落和建筑物的遮擋,沒有車輛和輸電線路甚至電桿的遮擋,也沒有參次不齊的樹木的遮擋,更沒有城市里無處不在的噪音。有的則是滿目青翠,空氣清新和心曠神怡。走在這原生態的濕地的上,使人頓覺天高地闊、地方天圓,心中陡增了對大自然的敬畏。忽然,寧靜的濕地上傳來了一陣喧鬧聲,原來是同行的作家們在一處名為蘆海迷宮的景點處拍照留念。在這濕地深處,一幅兼具白洋淀嫵媚秀色和內蒙古草原廣袤風光的大背景畫面下,數碼相機拍下了人們最燦爛的微笑和最具生命張力的造型,也將南大港濕地的激情和魅力永遠定格。

濕地上靜中有動,動中有靜,動靜結合,情趣盎然。我認為乘坐畫舫在濕地河道中游覽是最愜意的事情了。作家們紛紛走上畫舫,一下子就坐滿了四五個畫舫。其余的人借等船的機會在濕地的雕塑前合影。畫舫依次開拔,頗有浩浩蕩蕩的之勢。給我們開船的師傅年歲不大,是個認真負責、精明能干的年輕人,可能是濕地管理處進行了系統的上崗前培訓,他性格開朗,口才也很好。一邊專心開船,一邊如今數家珍的介紹濕地的一些情況。南大港自然保護區是多處候鳥南北遷徙路線的主要交匯區,是許多珍稀瀕危鳥類的重要棲息地、停歇地和中轉地。每年3月底至4月初和10月在此遷徙停歇、越冬和繁殖的水鳥達259種之多,其中國家Ⅰ級保護的鳥類8:黑鸛、白鶴、白頭鶴、丹頂鶴、中華秋沙鴨、白肩雕、大鴇、金雕;國家Ⅱ級保護鳥類39種,其中包括:大天鵝、小天鵝、白枕鶴、灰鶴等。有人說散文不喜歡數字,其實我也不喜愛引用數字,但沒有數字就難以表現濕地鳥類群種的豐富和繁盛。我不由感慨,南大港濕地堪稱濕地家族自然風光的蔚為大觀。

寬闊的河道,靜靜的河水,岸邊的樹叢中知了在不停地叫著,兩岸的蘆葦密密麻麻,蘊藏著無限生機。乘坐著畫舫緩緩地前行,與文友聊些文學和輕松地話題,簡直就是在過一種與城市緊張生活迥異的慢生活。自然的,便談論起大洼文學。我手中拿著一本嶄新的《孫源詩集》,是南大港的年輕詩人孫瑞新剛剛贈送的。百余首精短的詩歌篇篇珠璣,不怪誕,不隨意,都已達到了真善美的高度。詩歌精彩的文化之美與大洼變幻的自然風光之美相互交融,飽滿的情感、優美的語言和精巧的構思讓人沿著詩歌的河流上溯,看到了“蒹葭蒼蒼,白露為霜”的源頭。大洼文學的領軍人物、全國冰心散文獎得主、河北散文學會副會長張華北老師是南大港濕地的驕傲。這位觀察細致、生活氣息濃郁的著名散文作家,長期生活工作于廣袤的濕地大洼。他用細膩與雋永、厚重而灑脫的風格開創了以描寫大洼生靈和生活為特色的生態散文先河。《大洼行吟》、《藍天飛來丹頂鶴》文集中一幅幅猶如工筆畫般的文字,不僅給人以獨特的審美愉悅,也給人以哲理和情感的啟迪與震動。

盡管現在距百鳥遷徙的秋季還有幾十天時間,但通過張老師的筆下傳神描寫,我們已經看到了那個鋪天蓋地的壯觀景象。野鴨拍打著水面斜斜地飛起,它們一身蘆花色,深黃的兩腳綣伸在尾下,雙翅急促地扇動。幾十只、上百只,一時成陣,呼侶鳴群,漸行漸遠。蒼鷺驚起時是無須助飛的,翅膀緩慢但有力地幾下扇動,即騰起遠去。長腳下垂伸出,脖頸變換成一個優雅的曲線。紅腳鷸在淺泊中顯得那么沉穩,麻色斑點的羽毛配一副紅色長腿,那么悠閑自得。幾乎在人們伸手可及時,幾十只翩翩而起,又翩翩而落,不遠的水草又給它們一片新的寧靜……

最能體現南大港情趣的,還要說我的一個重要發現。在結束了在蘆海迷宮景區的游覽后,我們乘大巴車沿著窄窄的景區公路返程。當行經放鶴廣場時,我忽然發現遠遠的天然湖泊上有一對樣子很像白鶴的水鳥在水中游弋。少頃,這對白鶴形影不離,仿佛是在水中游的累了,便邁著貴族的舞步,優雅的登上了岸邊,仿佛一個當紅歌星,走上了廣闊而華麗的大舞臺。我連忙喊道,大家快看白鶴公主。話音未落,全車人的都向這兩只白鶴投去了欣喜和好奇的目光。在人們的心目中,如果從考核的角度說,白鶴的出現為南大港濕地增加了很重要的分值。白鶴在中國文化中占一席之地,象征吉祥長壽,潔白一身體現其純真之雅,也代表著吉祥如意。對于白鶴的發現,我自然當仁不讓。我在車上調侃的說道,是我最先發現的白鶴!一車人有的拍照,有的議論,有的在尋找是否還有新的發現,簡直是興奮到了極點。

在南大港濕地游覽,最佳的導游當屬張華北老師。作為東道主,他熱情的帶領我們參觀了各個景點。在大洼民俗博物館,看到了大洼厚重的歷史和獨特的生存文明。一代又一代大洼人靠洼吃洼,靠水吃水,生生不息人,在開發和保護濕地過程中,磨練出了如蘆葦一樣的堅韌品格,看似粗陋、簡略的農耕工具、生活用具,是他們生存智慧的結晶。現代社會的發明創造無不包含著前人的智力基礎,而現在包括環境污染在內的諸多問題,是否也要從民俗文化中去尋找解決問題的答案呢,我一直在這樣想。在高高的觀鳥亭,俯瞰綠遍天涯、坦蕩如砥的大洼濕地,張老師觸景生情,這位用最奇美、最真實、最激情的文字描寫過大洼的資深作家再一次被感動了。面對廣袤、神奇和豐富的濕地,他語重心長講到作家保護生態環境的崇高責任。

濕地良好的生態環境蘊涵著豐富秀麗的自然風光,成為人們觀光休閑的好地方。今天的南大港濕地顯得更為珍貴了。但是,由于降水減少、生態破壞等多種因素,南大港濕地存在著很大的危機。南大港鳥類自然保護區也由于氣候持續干旱和上游地區對地表水截流,濕地供水逐漸減少,水量不穩致使濕地緩慢發生著由湖及澤、由澤及陸的演變,濕地環境的變化直接影響野生動物棲息繁衍的需要,將使近數百種鳥類的"安居"受到影響。作家的責任就是用手中如花的妙筆,呼喚更多的人增強憂患意識,自覺保護好濕地的一木一草、一蟲一鳥,一土一水、一花一葦,用真情和良知呵護人類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盡到自己應有的責任。我想,南大港濕地不僅是鳥類的棲息地,也是人類不可缺少的寶地和必要的生存空間。保護濕地,迫切需要人類更多的智慧和付出。盡管歲月無情,我們可以衰老,但衷心希望濕地永葆青春,永遠年輕,像明珠一樣熠熠生輝,永不枯萎。

現代人越來越多的居住在都市里。有時,人們在城市中的感受確實是逼仄的、束縛的和無奈的。特別是隨著城市人口、車輛、樓房無限制的增長,我們越來越渴望有一個宜居的生存環境,渴望回歸自然。當這種感受不斷彌漫時,相信每個城市人都會被“濕地”兩字所打動的。我是這樣理解的,人類改造自然必須是科學的、謹慎的和有限度的,人類對大自然的態度也必須是敬畏的和虔誠的。人們的良好生存狀態固然離不開工作、學習、讀書、社交等社會環境。但是如果沒有一個必要的自然生存環境,那么人們的生活質量就談不上美好。因此,我們都追求幸福宜居的生存空間,追求有良好生態系統的生存環境,追求鶴語雁鳴的聲聲入耳和走出城市舉目就可看到遙遠的地平線,搖曳的蘆葦,明凈的湖水,蓬勃的日出,絢麗的朝霞----這便是濕地的美好時光,同樣也是打造生態城市和生態家園所追求的目標。

我在剛剛出版的《大洼文學》季刊上讀到了一位名叫常忠虎的南大港土著詩人所寫的詩篇。盡管篇什不長,但與我的濕地美好時光這一看法極度契合。這首名為《大洼尋夢》的詩歌是這樣寫的:

夜風緩緩拂撫過

濕地便進入甜甜的夢中

一彎一彎的秋水波影如弦

秋蟲們彈撥著美妙的夜曲

一輪明月在水中曼舞

葦影綽約蘆花朦朧

陽光明媚的灑下時

濕地便從夢中驚醒

蘆芽破土漸成新綠

野花搖曳如點點繁星

魚妖蝦戲鶯歌燕舞

野鴨做巢精心孵化著愛情

美好的濕地

醒時如在夢中

夢里如同仙境

詳細吳國勇簡介

 【作家簡介】吳國勇,男,漢族,筆名吳巖、耕讀燕南。河北省散文學會理事、河北省詩詞協會會員、正定縣作家協會理事、正定縣民俗文化協會理事。1964年11月10日出生,河北師院中文專業畢業,現任正定縣大氣污染防治辦公室干部。業余時間進行詩歌、散文創作,已在《河北日報》《河北環境保護》《燕趙晚報》《石家莊日報》《正定風采》等發表作品百余篇,部分作品收入《河北散文家作品選》,并多次獲國家和省、市、縣文學獎項。其中《紅色之旅的收獲》獲全國西柏坡杯征文優秀獎;《天鵝飛來了》獲石家莊日報“十五”城建有獎征文二等獎;詩歌《錦山夏詠》獲“走進錦山”征文二等獎;散文《我的一次買鹽經歷》獲“海晶杯”征文三等獎;散文《從子龍廣場到仙人橋》獲“正定城建杯”有獎征文二等獎。連續兩次獲河北散文學會名作二等獎,并在2012年衡水散文年會上進行了經驗交流。2014年以來,先后獲得了河北端午愛國詩歌征文二等獎;河北民俗文化協會成立十周年征文二等獎;河北七夕傳統文化節日征文三等獎;河北省文明辦童謠征文優秀獎;河北省委宣傳部、河北省文明辦發起的“善行河北.善美家庭”主題活動“慈孝家風頌”征文三等獎。

更多吳國勇專欄
more略聯盟
more情鏈接
主辦單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
技術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藝術有限公司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辦公QQ:185067821
版權所有:京津冀文化網     冀ICP備13006836號-2
310v大赢家比分网 山西快乐10分 踢球者即时指数比分 陕西十一选五 广西快乐双彩 体球即时 qq分分彩 亿客隆彩票首页 老11选5 网球比分ad 北京pk10 江西多乐彩 esport007电竞比分网 球探篮球比分 好运彩3 新浪体育网 云南快乐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