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v大赢家比分网
承德銀行
廣告圖1 廣告圖2 廣告圖3 廣告圖4 廣告圖5
  • 1
  • 2
  • 3
  • 4
  • 5
文藝評論 > 正文
具象與意象的靈魂獨白——評王國旗組詩《在凄風苦雨中行走》
作者: 陳浮   來源:京津冀文化網   發布時間:2019-10-29 14:53:36

        一個好的詩人,該有自己專屬且獨特的詩性表達,亦可以透過詩句傳遞出一種“聲音”,而且發人深省。詩人王國旗做到了。

讀他的詩,一種源自于靈魂深處的情感或明或暗,在被隱喻的人生里啃咬著我的心。這是詩嗎?分明就是一部命運史!分明就是在隱形的抗爭中訴說生命的哲學和無奈!一片葉子的命運,一雙皮鞋的前世今生,一棵立在原點的樹、一株卑微的野草……他筆下這些事物統統被賦予了生命,而且有了生命的具象,它們完完全全活化了,它們的生命經歷亦如人生。命運如舟,生如四季。讀詩便可以看出詩人王國旗所經歷過的傷痛和艱難。是詩歌使他有了表達情感和“言意象”的出口,因此每一首詩都是他靈魂的獨白!每一種器物的秘密背后就是他蒼涼的人生!

詩人以“葉子、皮鞋、野草、樹”等具象,來解構人生,解讀命運。可以說,以有形有體的具體事物做為基礎寫作意象,進而抒發情懷,構筑自己獨特的文學詩性空間,是王國旗專屬的寫作手法。這也是他特有的寫作向度。“其實,我們都可以是/枝頭那片小小的樹葉/春來了就綠,秋來了就黃/風來了,就隨風搖晃幾下……”《易經》云:“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詩歌《一片葉子》,以形而上之豁達意識,清晰表述葉子的生之道,也在敘事學話語層面以“生的”在場概念表達一種靈魂內里的聲音。是啊,誰人的生活不是在“方寸之間修煉,默默廝守?哪一片葉子,不是靜靜等北風來過,寒流來過?”由視覺感官上的葉子形象,至時空意識流狀態的葉子人生,詩人是在一個自由且特定的架構下,默默敘述,這種寫法我喜歡!

詩人之“意”乃詩之根本,好的詩歌常以言外之意的雋永和情深來表現并營造意猶未盡的藝術效果。詩歌《一雙皮鞋》就屬這類。詩人正是通過全方位的現實描寫,烘托出一種現實的力量,他是在寫皮鞋的命運,是在致力于個體力量的微弱堅守。他這樣說:“脫皮掉肉乃家常便飯/丟卻虛榮,記憶中/除了疼痛,還有榮光……”皮鞋是會疼的!讀來,我們不難領悟詩人的理性和寫作趨向。詩人有過“靈魂”的感悟,才能寫出觸及靈魂的詩句,正是在這樣的“意”里,營造出一種細微與宏大的精神氛圍,讀罷,引入沉思。“你默默在墻角,不肯安歇/你仍在推演雷鳴的走向/穿越硝煙/構思一本生命的教程”。皮鞋的生命歷程亦如人之生命的歷程,有勞苦,有心酸,有榮光,也有凄愴,一雙常人眼里普普通通的鞋子,而今在詩人王國旗筆下不僅有了靈性,更是有了深層次的教育意義。如此甚好!

詩人王國旗是一個現實主義詩人,他習慣性自覺自動地站在弱勢群體的立場去思考、評價生活、表現生活。詩歌《一棵立在原點的樹》里,他的詩性認知是獨特的,他似乎是在說樹的故事,可是讀著,令讀者豁然間會有種在場感,會猛然間發現其實詩人王國旗何嘗不就是那一棵立在原點的樹?風雨無阻,無論經歷什么,他始終如一,立在那里。唯有經歷過,才能將一棵樹的人生形成精巧的藝術構思進而成詩,唯有洞悉,才能以樹眼看人生,看世界。“一棵樹立在那里,許多年/風,總給他捎來遠方的消息/雨卻常常,伏在他肩頭哭泣/愛撫摸他的頭/他卻始終,沉默不語。”我想,這就是詩人王國旗的準確形象吧!家常里短的俗世生活中,王國旗有痛苦、艱辛、掙扎,也有看淡一切過后的“空心化”現象。其實,這才是人生!

剛看到《一株卑微的野草》這題目,我的心禁不住動了一下。一種聲音傳遞過來了,是苦澀?是謙遜?還是靈魂高臺里那微乎其微但卻動人的演奏?不!是獨白!分明就是詩人王國旗的靈魂宣言!“從不回避我的出身/自投入娘胎就已注定/我做不了王侯將相/也成不了人上之人,我只是/一株及其卑微的野草啊/在大地的胸膛上扎根”。如果說詩歌《一片葉子》《一雙皮鞋》是在絕妙隱喻人生,那么這首詩可謂是聲音的呼喊,是坦蕩蕩的自白!詩人將自己的身份定位為一株野草,但他說:“一株草也要/活出一株草的精神/把根深深扎在地下/讓四肢在陽光下鋪展,蔓延……”此時,詩人不遮不掩,大膽豪放。詩句中有著陽光般的熱烈,也有著山谷間的蕩氣回腸。是他在吼嗎?他是那株會吼叫、吶喊的野草嗎?是的!此時的他,語言奔放恣意,直抒胸臆,盡顯其男性品格。

    可以說,支持詩人文學空間的,首要的就是其那份情懷,幾十年的人生經歷無疑是其創作的資源和途徑。本組詩中有詩人對生活的回顧,對人生命運的感懷和定義,氣韻深沉,不乏其特有的寧靜和蒼茫。組詩《在凄風苦雨中行走》,詩人開始于與往日說再見的驚人氣魄,而后鎖定具體意象“一片葉子、皮鞋、樹、野草”,將這些平凡的事物巧妙融合在一起,來寫意人生,勾勒命運。字里行間,讓人讀來,為之沉思、為之震撼。借著這些“器”物,詩人以“生命之聲”為主導線索,更大程度上,有內涵、有節制的表述了人生和人性。詩歌結束于《一個孤獨的大雪的深夜》,是在寫大雪的人生?是在說大雪的孤獨?可以說詩人王國旗最擅長的就是隱喻,就是用具體的意象來表述真實的人生。大雪的人生何嘗不是王國旗的人生,這一切器物的縮影何嘗不就是現實中的王國旗?整組詩,詩人從未直接提及“在凄風苦雨中行走”,可是通篇看來卻是一步一個腳印地堅實向前。行過,源自于靈魂的聲音出來了,是綠色的,生命的,而且滿了陽光……

作者簡介

陳浮,黑龍江省作家協會會員、黑龍江省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結業于黑龍江省首屆文藝評論家理論研修班、黑龍江省蕭紅文學院第十七屆中青年作家班。作品刊于《人民文學》《文藝評論》《地火》《石油文學》等。獲2015年度“人民文學”近作短評銀獎等多種獎項。

more獨家報道
more文化資訊
more人物訪談
more文化產業
more文藝評論
more略聯盟
more情鏈接
主辦單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
技術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藝術有限公司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辦公QQ:185067821
版權所有:京津冀文化網     冀ICP備13006836號-2
310v大赢家比分网 p2p投资理财平台 期货配资ˉ杨方配资开户 线上配资 35选7 2012奥运会男足球直播 股票行情软件 新疆十一选五 广东快乐10分 吉林11选5 日本a片网址大全 片a电影网 中国北车股票行情 中国建设银行股票分析论文 2018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山西快乐十分 企业管理考研考英语几 民生银行股票行情